这些剩下来的个别码头和由此处驶出的大货车的危害依然不小-新闻纪实
点击关闭

记者污染-这些剩下来的个别码头和由此处驶出的大货车的危害依然不小

  • 时间:

吉喆悼念仪式

這些來往于兩省之間運輸木頭和石子沙子之類的超限違法貨車,貫穿於271省道、310國道和邳蒼公路沿線,交警和交通部門,幹什麼去了? !

原標題:老闆受益群眾受害政府受損 蘇魯兩省交界處交通狀況堪憂

舉報人嵇超告訴記者,從源頭港口到目的地,環保、交通、交警,任何一個部門如果能夠盡到一半的責任,這些問題和危害都不會發生。

來源鏈接:https://hb.dzwww.com/p/4209095.html

冬天來了,天乾物燥,霧霾多發,原本就已近飽和狀態的空氣污染,難得還要繼續下去嗎?臨沂和徐州之間誰能真正管管港口和大車污染問題。(本文受訪群眾全部為化名)

知情人告訴記者,這些木材的貨主是臨沂一個李姓外號「三哥」的人。圓木有的直徑五六十公分,有的直徑一米半,全部從江蘇的張家港轉自南非,從庄場港上岸后途經邳州外環運至山東臨沂,然後削皮加工成板材。

村民們還告訴記者,此前沿運河兩岸遍地都是小碼頭,裝卸的都是從駱馬湖裡盜採上來的黃沙,有些碼頭裝卸的是煤炭和水泥,現在,駱馬湖已經禁采,環保也抓得緊,不少小碼頭已經關閉,但是,這些剩下來的個別碼頭和由此處駛出的大貨車的危害依然不小。

現狀:交通狀況混亂大車要運輸,首先要有貨源,在徐天坪和朱蓓的帶領下,記者找到了位於徐州市新沂市窯灣鎮庄場村南側大運河河道內的新沂市順通港務有限公司庄場港。這裡是部分違法大貨車的源頭。

舉報:大貨車危害重重11月25日,記者來到了邳州市運河街道。得益於該市鄉村治理的成效,后馬庄村和廟山村兩個村莊很是規範乾淨,兩村間是一座頗為現代的小學,高標準的鄉村公路筆直平坦,廟山村的北側是讓人耳目一新的徐州萬畝紅楓公園。

大貨車從邳州市運河鎮后馬庄村和廟山村緊貼着家門穿村而過,讓村民們心驚膽戰。

位於大運河沿岸新沂市窯灣鎮的庄場港。

雖然我們不能把大氣污染全都賴到港口和道路交通的頭上,但是,這兩個行業也確實是大氣污染的重要源頭部分。

舉報人蔡錢峰也表示,這些大貨車全部是改型車輛,貨車兩側和後面的箱板已被拆掉,兩側插着幾根鋼管,從河岸上下來時,車上裝載的都是超高超長的大圓木,這些大木頭一根就能達到幾噸甚至十幾噸,一旦捆綁的繩子斷了,圓木滾落下來,道路兩側的村民無法承受其害。

11月26日晚上八點過後,記者跟隨兩輛滿載大木頭的貨車就從庄場港出發。雖然還不算太晚,不知是為了避險還是什麼原因,除一兩個百貨商店還敞着門外,邳州市運河街道后馬庄村和廟山村沿路的住戶都已大門緊閉。大貨在村內穿行,轟鳴陣陣,塵土漫天。

碼頭上停放着6輛貨車,5輛已經裝滿,裝載機正在給另一輛貨車裝貨。這些貨車全部拆除了三面擋板,兩側插着鋼管,由於圓木實在太長,後端三四米懸挂在車外。

港口沿河岸一側雖然被高高的綠色圍擋包圍,但是,碼頭上堆放的大批圓木和部分袋裝水泥仍然一覽無餘。碼頭上沒有污水沉澱池、垃圾回收池和油污水回收裝置,僅有的消防噴淋設施供水管線也已破碎,除堆放水泥的部分是水泥地面外,裝卸圓木的碼頭沒有硬化。

存放于新沂市窯灣鎮庄場港內的進口木材。

見到了記者的到來,舉報人蔡錢峰、嵇超、徐天坪、朱蓓等人早已迫不及待。

11月23日,生態環境部發佈10月份全國168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狀況排名,十個空氣質量最差的城市,山東省佔據六個,其中就包括蘇魯兩省交界的棗莊市和臨沂市,同樣,徐州市也不樂觀,排名倒數第九,而且這些城市歷來都是重污染老大難城市。

「這些大貨車太可恨了,全部超載、超速、超高、超寬、改型,別看我們村白天一片祥和,等到了晚上八九點鐘以後,尤其是到了半夜以後,從運河河岸上俯衝下來的大貨車,緊貼着村民的家門飛馳而過,讓人晚上絕對不敢出門,弄不好就被撞上了,震耳欲聾,讓人無法睡覺。非常恐怖!」嵇超告訴記者。

核心提示:江蘇省徐州市和山東省臨沂市交界處,每到夜晚,運輸各種貨物的超限改型大貨穿梭不斷,壓壞了道路、污染環境、給沿途村莊群眾帶來了嚴重危害。日前,江蘇省邳州市運河街道后馬庄村和廟山村的村民向媒體舉報,從大運河北岸「窯邳線」俯衝下來的大貨車,沿着邳州市開發區連接線公路穿越三個村莊后,順着271省道和310國道駛入山東省的臨沂市。沿途村莊群眾深受其害的同時,邳州市為提高旅遊和投資環境修建的環城公路也被大車壓壞。記者調查發現,問題遠比群眾反映的嚴重。

「這些大貨車和轎車不一樣,又都是超載超速,飛馳而過之後,裹挾着漫天的塵土,直接刮到老百姓(603883,股吧)的家裡去了,有時候還放氣,更是把塵土吹得哪兒都是。深更半夜是走的重載,白天是回來的空車。一輛接一輛,沒完沒了,噪音又大,實在讓人受不了。這是鄉村公路,路兩邊就是民房,污染危害可想而知。」村民朱蓓說。

時間到了9:30,兩輛貨車出發了,記者緊緊跟隨。投入使用沒幾年的邳州市外環公路暨271省道早已被大車碾壓得高低不平。271省道限速80,但是這些超載貨車全都是以100的時速行駛。除記者跟隨的運輸木頭的車輛以外,271省道非常繁忙,往來穿梭的幾乎都是大型貨車,尤其是自北向南行駛的幾乎都是運輸石子和沙子的超限改型貨車。

徐天坪和朱蓓告訴記者,因為這些小碼頭硬件設施都不合格,粉塵等污染非常嚴重,新沂市交通局港務處和新沂市環保局對轄區港口雖然也有管理,甚至還在港口安裝了一個監控探頭,這些探頭形同虛設,碼頭老闆隨時會以停電等理由將其掐斷,繼續作業。

過了廟山村之後,車輛左轉,在徐州紅楓公園的南門處停了下來。舉報人蔡錢峰和嵇超告訴記者,這些超載超重的貨車之所以不走了,是因為前面有交警檢查,司機在等待「帶路黨」的放行通知。這些「帶路黨」有「暗線」,交警啥時收隊他們會第一時間知道。一次走兩輛貨車也是為了規避交警檢查。

癥結:利益驅使木材貨主是臨沂的李姓「三哥」,新沂庄場港的老闆是一個名叫岳喜武的人,職業運輸圓木的是車主和司機,還有沿途那些隱藏的「帶路黨」和「暗線」,這一系列互不相關的人組成了一個緊密的利益鏈。於是,沿途的老百姓成了受害人,政府投入巨資修建的公路受到了破壞,邳州市悉心打造的徐州紅楓園也即將受到影響……這所有的損失,最終,墊底修路的還是政府。

轎車夾在大貨中間行駛,時刻讓人心驚膽戰。在到達310國道之後,車輛左轉,到鐵富鎮的轉盤道處向北行駛到邳蒼公路進入山東境內。

目前,我國船舶港口排放和公路揚塵已成為大氣污染的重要源頭部分,江蘇省也在着力打造「綠色港口」,但是,讓人不解的是,像庄場港這樣一個完全不具備運營條件的小港口,新沂市環保和交通部門為何就沒有認真監管呢?

今日关键词:浓眉5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