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出書是市場行為

  • 时间:

【外卖员偷同行外卖】

一味逐利的思維之下,一堆網紅圖書之類的產品被製造了出來,但這些東西跟許多網紅一樣,本質只是缺乏營養的“快餐”。在“速生速死”的網絡時代,明星、網紅一茬接著一茬地出現,一夜成名早已稱不上什麼傳奇,但這些人被遺忘的速度與躥紅的速度往往相差無幾。正是看透了這點,各路資本才會迅速集結,榨取商業價值,快消周邊產品。如此循環,助長了社會的浮躁風氣,更不可避免地影響著粉絲的品位。

當然,網紅出書是市場行為,粉絲自願掏腰包為偶像漲銷量、撐場子,純屬個人自由。只是透過這一文化現象,我們能夠體察到一些“時代病”,最典型的莫過於對流量的瘋狂追逐與變現。就拿出書來說,對網紅的文化素養無甚門檻,但對其在社交媒體上的粉絲數量卻頗有要求,百萬千萬稀鬆平常,還得赤裸裸寫在封皮上、腰封上。如此直白的營銷方式,也讓作者與出版方的心思一望即知,無非是販賣流量、抓緊斂財,趁著自己還火,將影響力透支到底。放眼望去,出書僅是途徑之一,直播賺打賞、開店賣衣服等都是類似套路。只要是能開發的周邊、能變現的途徑,一個都不放過。

網絡時代可以“紅”,但如果除了匆匆浮沉的“紅”之外再無其他,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情懷熱度還能賣幾次,流量經濟還能走多遠,對於這些疑問,時間會給出回答。

網紅出書何以如此火爆?當然不在作者的文字功底、人生思考,而在於網紅自身的熱度和流量。雖然不排除其中有質優者,可若以評判一本好書的基本標準來看,大多網紅作品恐怕都是“敗絮其中”。乍看書名,幾乎都繞不開治愈、幸福、溫暖等關鍵詞,一股雞湯味撲面而來;翻開讀之,不是“疼痛的青春”“無望的愛情”,就是“成功的秘訣”“快樂的良方”,禁不起任何回味。更有甚者,連稱之為書都有些勉強,整本沒有幾句文字,直接用大幅圖片、作者寫真充厚度,“水”到不忍卒睹。

網紅們的流量還能販賣幾次鄭宇飛當下,網紅儼然已經成了一個新經濟物種,不論是“種草”“帶貨”,還是自己開店,好不熱鬧。近有媒體關註到,很多網紅正紛紛進軍圖書市場。這裡頭,包括“文字網紅”“網紅作家”,亦不乏一些靠顏值出道的紅男綠女。部分網紅書的銷量甚至超過了名著經典,成為一個值得玩味的文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