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3计划软件-权利的游戏第五季-新闻纪实
点击关闭

化州新闻-上美影厂在学习西方动画的过程中亦发展出自己的风格

  • 时间:

全球金融中心排名

國產動畫電影在題材和人物的選擇上,一直以來都比較懷舊,自中國第一部長篇有聲立體卡通片《鐵扇公主》(一九四一)起,古代人物和古典神話故事便成為中國動畫電影的常客。近年熱映的幾部電影,除了取材自《西遊記》和《封神演義》這兩部家喻戶曉的古典小說的電影《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下稱《大聖》)和《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稱《哪吒》)外,《羅小黑戰記》中亦出現了哪吒這個人物,「庖丁解牛」的庖丁是《大護法》中的重要人物,《白蛇.緣起》故事來自民間傳說《白蛇傳》,《大魚海棠》則是取諸《莊子.逍遙遊》、《山海經》、《搜神記》幾本中國古書,並融合了「女媧補天」等上古神話元素。

這廂《哪吒之魔童降世》以四十九億(人民幣,下同)票房剛剛大獲成功,那廂又一部動畫電影《羅小黑戰記》口碑逐漸發酵,以三千萬的小成本上映十天在內地攬收二點三億票房。自《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開始至今,國產動畫在口碑和市場上被注入強心針,在這一片大好的形勢之下,我們看到一個個古典人物在或日系或美系的畫風中,用愈漸成熟的方式向我們講述一個個非常荷里活的故事,而國產動畫曾經引以為豪的民族性在他們身上卻似乎再難尋到。\小 惠

3D大潮下應如何發展不管是《大聖》、《哪吒》、《大魚海棠》,還是《大護法》,都在後期使用了轉制3D技術,三維立體動畫對於中國傳統繪畫特色而言,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了,更何況是3D電影。西畫焦點透視的立體畫法與3D一脈而生,而傳統國畫的散點透視、講求寫意的風格,與為寫實而生的3D技術可謂南轅北轍,如何在3D的潮流中找到表達自己的民族特色,至今仍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國產動畫電影在藝術上取得的成就,今天望去依舊難以企及。進入市場經濟後,上美影廠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此時深圳的動畫加工公司開始承接國外動漫的加工製作,給工人開出高額的薪水,中國的動畫創作者就此成為歐美動畫的加工員,導致了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國產動畫的突然熄火。直到今天,國產動漫市場逐漸被打開,屬於國產動畫的特色卻依舊無跡可尋。當然,這不僅僅是創作者的問題。

下期「文化觀瀾」將於10月3日刊出

除了水墨動畫外,上美影廠在學習西方動畫的過程中亦發展出自己的風格。一九五六年,他們通過借鑒京劇的臉譜藝術和配樂,製作了動畫電影《驕傲的將軍》,開創了「中國動畫學派」,並在此後的發展中創作出了中國動畫電影的兩座高山:《大鬧天宮》與《哪吒鬧海》。《大鬧天宮》在人物造型上借鑒了皮影戲的藝術形式,延續了京劇的配樂與武打動作,挪用敦煌壁畫的美術風格,形成了具有中國式審美的視聽語言風格;《哪吒鬧海》繼續發展這種視聽語言的風格,並深入挖掘「削骨還父削肉換母」的人倫話題,令動畫電影面向全齡、面向世界。

昔藝術之高今難企及去年大英博物館為慶祝「何鴻卿爵士中國及南亞展廳」重開,以3D技術重現晚明畫家項聖謨作品《秋林讀書》,觀眾隨視頻畫面穿梭畫中,感受古樸遠意。而此創意早在近六十年前,便被上美影廠實踐。一九六一年上美影廠經過實驗研究,將中國傳統水墨畫與動畫技術相結合,開創的世界上第一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此片原型為齊白石畫作《蛙聲十里出山泉》,畫上蝌蚪在影片中動了起來,隨山泉而下,尋找媽媽,片中的蝦蟹等形象亦來自齊白石筆下。八月份,日本經典動畫電影《輝耀姬物語》的手稿在尖沙咀展出,其作者是已故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大師高畑勳。這部動畫明顯借鑒中國水墨畫的留白,高畑勳在五年前接受內地一家媒體採訪時曾坦言,他們留白比較多的作品,是受到上美影廠導演特偉的水墨動畫片的影響,他說:「特偉先生早期的《小蝌蚪找媽媽》,看的時候我都傻了,沒想到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作品。」

大熱之作欠中國特色然而並不是說找幾個家喻戶曉的古典神話人物做主角,就叫中國特色了。如果我們細看今年這些電影,會在《大聖》與《哪吒》的畫風中找到《沖天救兵》、《玩轉極樂園》、《恐龍樂園》等荷里活動畫中的人物形象的影子,會發現《羅小黑戰記》是徹頭徹尾的日本二次元風格,會在雖是主打「中國風」的《大魚海棠》中,感受到無處不在的「吉卜力風」。

圖:《大魚海棠》充滿吉卜力動畫的風格

當初上美影廠面對動畫這個舶來品,選擇藝術與通俗兩條路並進,但在通俗的探索亦並未放棄傳統東方的視聽表達,才有了《大鬧天宮》與《哪吒鬧海》這樣的作品。如今受到由荷里活動畫培養出的市場審美偏好限制,大部分的國產動畫電影畫風雷同美日、結構效仿荷里活,還停留在亦步亦趨的模仿上,在民族特色的創新上浮於表面,所以我們才會看見一個披着荷里活皮的哪吒,才會對他感到恨也不是愛也不是。可以說當下國產動畫在藝術方面探索的程度是非常有限的,風格未見建立,恐怕還難言復興。

《小蝌蚪找媽媽》之後,上美影廠又先後製作了水墨動畫電影《牧笛》、《鹿鈴》、《山水情》,在當時計劃經濟體制下的上美影廠,在動畫電影的藝術創作上是不管市場、不問成本的,這些水墨動畫有多奢侈呢?《鹿鈴》的美術設計是國畫家程十髮,《牧笛》的背景設計是「長安畫派」山水畫家方濟眾,「主角」之一的水牛是根據着名國畫家李可染的風格繪製的,據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此前對媒體所述,李可染曾為《牧笛》畫了十幾張水牛圖以供劇組參考。此外,水墨動畫的製作過程亦十分複雜繁瑣,每一張畫面都要分解、描線、分層渲染着色,並在攝影台上再三固定和拍攝,所耗人力時間遠高於普通動畫。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副教授、動畫導演陳廖宇,曾將中國動畫電影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分別從「用別人的話講自己的故事」、「用自己的話講自己的故事」、「用別人的話講別人的故事」,到如今再回到「用別人的話講自己的故事」。所謂「用別人的話講自己的故事」,即借鑒外國的手法和技巧來展現中國的故事。面對如何令國產動畫繼續前進的問題,不少人想起了萬氏兄弟。作為中國動畫先驅的萬氏兄弟,一九四一年受迪士尼動畫《白雪公主》啟發作《鐵扇公主》,當時在影像風格上儘管使用水墨畫風做背景,但在人物的造型上明顯借鑒迪士尼的風格。而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蘇聯動畫崛起與迪士尼並駕齊驅,一九五六年,由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上美影廠)製作的動畫短片《烏鴉為什麼是黑的》,在美術造型格調上近似蘇聯,幾乎找不到中國的影子,雖獲得第七屆威尼斯國際兒童電影節獎,卻一度被認為是蘇聯動畫。在此之後,上美影廠的電影便在萬氏兄弟等人的努力下,開始了對中國風格的持續並深入的探索。

今日关键词:苹果副总裁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