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快3注册-新闻纪实
点击关闭

好人好事新闻-那些被称作「金山伯」的留洋客们就沿着这条水路

  • 时间:

义乌包车接员工

我站在上埠橋的另一頭,靜靜地注視着那些歲月的痕跡。南國冬日的陽光是不灼人的微溫,曬得我有些迷糊。再往前跨一步,時光的片段就如留聲機倒轉,瞬間回到了百年前……

攤販們熱情地招徠吆喝──自家製的沙琪瑪、花生糖、麥芽糖、陳皮、魚乾……熙熙攘攘,人聲錯雜。我在人潮和遮陽傘間抬起頭,看着那一棟棟高大的騎樓,淡黃色或赭紅色的外牆脫落了牆皮,斑斑駁駁,痕跡蒼蒼,看得出裏頭早已是人去樓空。樓頂上那依稀可見的「寶恆樓」、「華安堂」、「惠安和」的莊嚴大字,不知在經歷了百年風雨後這些招牌是否還記得當年的舊主。

我沿着江岸而走,臨江的騎樓前已經陸續支起了各色的攤舖,五顏六色的遮陽傘連綿成一條奇特的色帶。穿行其中的,大都是和我一樣的外來遊客,帶着好奇、探尋的目光。

人來車往,小鎮的人們依舊過着他們自己的日子。曾經的十里洋場,過往的奢華繁盛,先輩的艱辛或財富,似乎都與他們無關。小鎮在歲月的年輪中,在清澈的潭江水中,滌淨了鉛華,悄然安寧地立於嶺南山間的一隅,靜默無言,宛若與世隔絕。

時光靜止於此,而赤坎呀,她依舊是個韻味盎然的美人。

清晨,沐浴在晨光中的古鎮似乎還未從昨夜的夢中醒來,開闊的潭江水宛如一面鏡子,平靜無瀾。

很久以前,我曾在雜誌上讀到一篇講述赤坎小鎮的文章。或許是寫作者的文筆太過優美,抑或是文章訴說的故事充滿傳奇色彩,那個叫做赤坎的南國小鎮便從此駐紮進我的心裏,心心念念多年,今夏終於有幸親赴往之。

夜幕降臨時,我又回到了潭江邊。臨江飯店的老闆娘熱情地幫我端上當地最有特色的黃鱔煲仔飯。我不知道,當年那些坐着船來到赤坎的船工和商人,是不是也吃過同樣的味道?而那些背井離鄉漂洋過海的「金山伯」們,在海外是否會懷念家鄉煲仔飯和豆腐角的味道。

這座位於廣東江門市下轄的古鎮已屹立粵西地區百年有餘。從開平市區到赤坎,車行在修葺一新的鄉間公路上,天空湛藍,白雲流動,河道交錯,阡陌交通,是一派江南景象。平坦開闊的村落田野間,陡然聳立起一座一座深灰色的碉樓,猝不及防地撞進我們的視野。它們高大堅固,巍然挺立,猶如一個個保家護園的衛士,靜默而肅穆。

圖:江門市下轄的古鎮赤坎訴說着粵西地區以往的繁華\作者供圖

到達赤坎古鎮時正是陽光最好的早晨。初升的太陽自潭江的另一側,越過連綿的遠山,越過廣闊的農田和民居,照在江北岸那一排整齊的騎樓上。瓦藍的天空和起伏有致的騎樓倒映在碧綠的潭江水中,濃墨重彩地就像一副中世紀的歐洲油畫。我站在石橋上,看着惦念了這麼多年的古鎮和騎樓就這樣生動地矗立在我眼前,激動的心情就和鐘樓上傳來的鐘聲一樣清越嘹亮。

悄無聲息的潭江水,你是否還會懷念百年前舸艦迷津的忙碌與繁華?

白天喧鬧的攤舖早已撤去,高大的騎樓又冷清清地立在江邊,在路燈下蒙上了一層橙紅色的光。潭江上器樂交響、燈紅酒綠的場景早已不復存在,茶肆酒樓裏歌舞昇平、鬢香衣影的旖旎風情早已隨時光遠去。

找尋老騎樓的旅行,讓我彷彿闖入了一個拍民國電影的片場。一條直街,或一個轉彎,它們就那樣在小鎮中夾道而立,黑色的電線如蜘蛛網交織在樓與樓之間,西式的雕花陽台荒涼破敗,間或探出一兩枝不知是哪個年代的紅色三角梅,在明晃晃的現世陽光下孤零零地綻放。

我想,也是因為這條水路吧,所以在一百五十年前,那些被稱作「金山伯」的留洋客們就沿着這條水路,背井離鄉、漂洋過海到遙遠的北美謀生。童謠裏唱「喜鵲喜,賀新年,阿爸金山去賺錢,賺得金銀成萬兩,返來起屋又買田」。那時候,人們把北美叫做「金山」,想像着那裏金銀成山,可以改變他們的生活。

這裏,曾是粵西地區最繁華的集鎮之一。潭江水穿城而過,通達廣州,直至香港。繁忙的江面上,總是擠滿了等待卸貨和上落客的船隻,南來北往,不分晝夜。綢布、洋火、煤油、鐘表、煙酒、罐頭、化妝品,各式各樣的洋貨源源不斷地被運上赤坎的碼頭。沿着江岸而建的市鎮,商賈雲集,人潮擁擠,嘈雜喧囂。林立的金舖、茶肆、酒館、診所、藥舖、布莊、米店、照相館,遍布這個並不大的市鎮。

「金山伯」們在北美的鐵路、礦場、工廠、莊園做勞工,賣苦力,櫛風沐雨,手胼足胝,歷盡萬千艱辛。據說,最後能走出來活着回到國內的,只有百分之一二。那些能回到故土的人,就像童謠裏唱的,回到家鄉,買田、蓋房、投資產業。於是在忙碌的潭江邊,一座座華麗氣派的騎樓拔地而起,綿延數里。那些留洋客們在國外見到的建築式樣,也跟着他們的記憶一起到了故鄉,所以,這些騎樓有了精美的拱券、尖頂、廊柱、浮雕、西洋瓷磚、巴洛克的山花、彩色的玻璃窗……

我在河邊一個老爺爺的攤位上買了一套古鎮的明信片,對照着明信片,找尋圖片上的街景和房子。江邊的喧鬧聲慢慢遠去,安靜的小鎮裏頭原來是當地居民的尋常生活。水果舖、電器行、服裝店、藥舖、理髮店,他們開在滄桑的騎樓裏,新的塗料掩蓋了斑駁的痕跡,新式的招牌遮住了舊時模糊不清的字跡。我指着一張明信片上的騎樓問水果店的大姐,大姐的普通話夾雜着粵語,必須用手勢才能讓我聽懂她的意思。

今日关键词:许昕完胜马龙